阡陌

這是一篇毫無意義又悲觀的文章,點閱請三思。

-------------------------------------------------



『別跟我說話。』



只要走進這扇門,他總是這樣說。

而在這整整二個小時裡他唯一會說的話也就是這一句。
之後他便會在這房裡靠著牆角的那張沙發上坐下,或許是一直哭,或許就只是坐著。


時間已經太過久遠而模糊,似乎從很小的時候我們就總是見到彼此,但卻沒有任何人會將我們聯想在一起。


大約在一時多的時候他起身,出門前朝我笑笑,沒有下次的預約,就只是關上了門。從不超時,因為他不能容許自己過度的懦弱,我想,這可能已經是他最後的底線。


在別人面前的他,總是無憂且亮麗的,但他沒有更幾個能談心的朋友,也沒有愛人。
他的內心總是充滿恐懼,害怕人,害怕這世界,害怕和人做更深的接觸,也害怕別人試圖深深的接近他。


沒有人能看透在他光鮮外表下的內心,對人的微笑,是虛偽的堡壘。一直到多年後我才明白,原來屬於他的軀體早就已經死了,留下的只有無法被自我所掌控的表象,以及一顆不願認份的心。


從他寄來的信裡,可以看出他內心的無羇,只有文字能夠確切的表達他的情感。見了面,總是無話,彷彿這世界對他來說不夠安靜。夢中充滿了死亡,是他的心之所向,我想他是期盼著的,但他卻感到恐懼,並非恐懼死亡,而是恐懼無夢的夜晚。




幾年後他走了,什麼也沒留下。
他在外面的租屋處,什麼都有,也什麼都沒有。
原以為他住的地方會向他的外表一樣乾淨,但卻不然,意外的有許多傢俱,但卻沒有他活過的任何證明。牆面上的書櫃幾乎是滿的,所有會發出聲響的電器都設定在無聲狀態,電腦是開著的,沒有音響,也沒有布景。


書桌上的那只魚缸已經空了,但一旁的飼料罐還有著大半,而缸子上的水痕還沒有全乾。
一旁的窗戶半開著,吹進來的風帶有霉味,那是他最討厭的味道。




我沒有到他的靈前,因為我不知道他母親的眼淚表示著什麼,更何況我到不了。


他的時間結束了,軀體終於永遠的死了,也帶走了我的靈魂。也許在我遇見他的那一刻就註定了這一切的結局,也確定了時間的盡頭。但在這時候我卻感到滿足,雖然我看不見千萬星空的夜晚,卻能感受到浩瀚無盡的寧清。



-------------------------------------------------

無意義短文,洗澡的時候閃過的,或許是反應心情。
不過等我洗好已經忘了大半,僅存的就剩這些。

中間跳躍的部份就是我忘了,
或許哪天會想起,也或許不會。

題目 : 隨筆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老爺

月緹羚

Author:月緹羚
通訊方式

異世界歷程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制度──────§◎

◎§──────新生──────§◎

◎§──────瞭望──────§◎
長河盡頭
外界通路
RSS

* * * * *

* 成爲好朋友 *



* * * * *
異世界雜訊
●主萌:失序、瀕死、幻想世界。

●與社會有斷層的惡狼一枚,生活在異世界中。

●林北不是神經病,只是不小心撿到證明而已。

●教授說:『要騙人。』

●『馴養我吧...』老爺說。雖然這將使他感到哀傷與恐懼。

●老爺非聖人,基本上能想到的髒話他都會說,不管你想不想看到。

羔羊
副熱帶低氣壓
◎§──────輕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