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

內容牽涉宗教,不適者請勿點閱。

這只是期末報告而已不用太認真啦 (淦)

-----------------------------------------------------





記得當時他是從教堂走出來,我站在路的對面看見他招手的動作。順路,他住在同棟的四樓,我家往下數三層的地方。


隔了一個週末,門鈴響得很早,前一晚看恐怖片到深夜,硬是不想應門。但門鈴響的極有耐心,以至於最後還是爬下床開門罵人。

罵是罵了幾句,但最後我站在教堂深廣的大廳中還是不怎麼能理解他的用意。


像看電影一樣的情節,大家都以沉重的表情回應台上白頭髮的老女人,如果電影有正確的成份,那大概是修女之類的角色。或許是東張西望顯得我不認真的態度,坐在左手邊的一位祖母一般的女人將手中的書推了過來,『神創造了天地萬物,』他指著書說道『唯一的真神...』,這時我才知道他是在解釋這書,書上的字沿著他的手指滑過,好像攀上牆面的籐,一絲一絲,攫取。


『你要去哪?』他從身後叫住我。

『回家。』在那個老太太旁邊坐了一整天,老人家的熱心爆漲到令人驚恐的程度,從創世紀開始到末日世界的過程全被他如數家珍的拿出來念了一次,腦細胞嚴重負荷不良,不用上帝跟我說我也知道現在不回去補眠就有可能瞬間葛屁掉。


『不一起去聚餐嗎?』他指指反向道路的一群人『聖誕節特餐喔!』。
站在一堆車子來來去去的馬路旁,我彷彿看見那個熱心過頭的老太太在人群中衝著我招手。『下次吧。』冷風從高大聖誕樹旁邊的小巷子吹出來,我揮揮手沒等他回答就快快的走了。


阿德是從小和我一起打屁幹蠢事的好朋友,常常有事沒事我就跑去他們家滾地版,有時候還會順便留在他們家吃飯,他媽媽煮的飯實在是好吃到不行,甚至還會有可愛的小蛋糕出現。還記得第一次在他們家吃飯手牽手感謝上帝給我們豐富的一餐的時候,我還很白目的問他上帝是不是樓下賣菜的老頭。


『阿哩洗企斗,咖ㄟ歸剛看無郎?(啊你是去哪裡,怎麼整天看不到人?)』大門都還沒關好就聽到廚房裡傳來老媽的聲音。隨便踢掉鞋子往房間的方向溜去『四樓的找我去教堂啦。』『教堂?嗯係攏阿兜啊嘛?(教堂?不是都外國人嗎?)』老媽端著二盤菜走出廚房『嘜勾企睏啊,呷崩!(不要再去睡覺了,吃飯!)』唉...。


”叮..叩叩叩叩..”
四點半了,翻個身把被子拉了拉,隔壁住了一個老尼姑,幾年前膝蓋受了傷,再也沒辦法在山上的廟裡爬上爬下以後,就搬回家跟他女兒住一起,也就從那個時候開始,不管颳風下雨春夏秋冬,每天早上四點半,總能準時的聽到他的木魚聲叩叩叩叩叩叩叩地,穿透了牆,一陣一陣的在大樓裡迴盪。


有時上學時會在轉角的市場裡見到他,撐著一根拐杖在裡面買菜聊天,見到人總是先說一聲阿彌陀佛,好像這句意義不明的話是他的口頭禪,不用來當發語詞就會接不下話。


說也奇怪,每次見到他我心裡總是會想到電視上的殺人魔,總在進了監獄之後開始頌揚佛法每天抄心經,然後開始有一樣的口頭禪,”阿彌陀佛”和”我真的很後悔”。


抄心經這種事,總是讓人很難以理解。小時候要是做錯事,學校老師也會叫我們抄東抄西的,從課文到報紙甚至食譜什麼都抄,不過最痛恨的真的要屬經書了,每次一看到那一疊密密麻麻不知所云的文字從書裡爬出來,還真的會對自己做的蠢事後悔到晚上做惡夢,然後發誓下次再也不敢。跟課文比起來,經書這種恐怖的威力效力時間是長得多了,大概可以維持整整一個禮拜當一個乖寶寶。不過最後通常是故態復萌,然後發誓絕對不要再被抓到。


但其實真正讓人感到恐怖的應該算是故事書裡的內容了,那個老太太搬來之後,四處發送佛經和善良故事集,雖然說是善良,但總覺得是一種報復。書上總是寫著吃小青蛙就會被小青蛙吃掉,或是下輩子會變成小青蛙被人吃掉之類的恐怖話題,讓人越來越覺得佛是不是跟以前所想的不太一樣,這樣真的是大愛嗎。


聖誕節過後不久,阿德他媽媽突然就跟他們說再見了,聽說是在大馬路上被一輛超載的貨車撞飛,不過阿德卻說他媽媽是被上帝帶走了,變成小天使在天上看著他。


天上哪有什麼東西,之後我陪他在陽台上站了好久,二個人跟白癡一樣一直看著天空,好像他媽媽真的會從雲層中探出一顆頭跟他招招手一樣;雖然對他感到很抱歉,不過那時候我只想著,要是真的見到他媽媽出現,我一定會二話不說馬上逃走。


幾條街外的教會傳來的鐘聲像小學生的下課鐘,噹噹噹噹噹。


”神愛世人”、”信上帝得永生”、”耶穌復活了”,這一類的標語把這附近所有的電線桿都給攻陷了,我不知道上帝是誰,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復活了,在現在這種痛苦的社會裡我甚至也不覺得有什麼愛可言,只覺得這一切不過就是一個巨大的不實廣告,在我們的生活中滲透,悄悄的把大家腐蝕。


過年後沒多久,老媽就開始狂打電話,電話的內容不外乎是點光明燈保平安之類的話題,短短幾天內,家裡的小孩身上就掛滿了四處求來的靈驗的平安符,雖然不知道能夠多靈驗,不過掛著那一堆拉拉雜雜的東西總是會讓老媽比較安心。總覺得,對家裡的人來說,媽媽的地位早就排在一堆大神的前面了,畢竟餓到快死的時候除了媽媽以外還有誰會這麼好心的煮出香噴噴的飯來給我們填飽肚子。


『旦捏呷飽愛企樓頂燒香蛤。(等等吃飽要去樓上燒香喔。)』老媽一邊夾菜到我的碗裡一邊說著『過年愛企尬拎祖公貢幾咧啊,叫伊咖保避曖。(過年要去跟你祖先說一下啊,叫他們要多多保祐一下啊。)』
『喔,好啦。』啊...雞腿快被吃完了,搶!


以前住在鄉下小地方的時候,大概每一家的頂樓都會有個神檀,放些土地公、關老爺、和祖先們之類的,幾年前搬家的時候就一起帶到新家來了。
神檀給人的感覺不知道該說是親近還是恐懼,有時候只要想到爺爺奶奶都在那邊就會覺得很溫馨,可是再接著想到其實他們都掛了,就會突然覺得蠻恐怖的。


『今年嘛愛嘎處裡曖囝仔咖保避喔,吼因咖大罕咖竅啊。(今年也要多多保祐家裡的的小孩喔,讓他們長大又聰明喔。)』老媽一邊念著一邊要我們通通拜了拜。平時老媽都是自己一個人上來點香,但只要到了重大節日,就會像趕鴨子一樣的把全家人都叫上樓拜拜,說是要讓神明多多認識我們,才會有保障。


說到保障,似乎每個神都喜歡把自己的子民帶走放在身邊,剛過年沒多久,那個老愛在四點半敲木魚的老尼姑就在睡夢中跟這世界說再見了,應該是到了他最想去的西方極樂世界吧。


過年總是特別危險,老爸說是鬼神要交差了趕緊多抓點人,家裡的幾個老人也都是過年的時候走光的,所以過年都要小心一點。

這樣一說,讓喜氣洋洋的紅色新年頓時變成了鮮血淋漓的假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沒有人知道。



但或許是我還太幼稚,我只覺得是年獸跑了出來,一口一口的把人都給咬了走...。

題目 : 隨筆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老爺

月緹羚

Author:月緹羚
通訊方式

異世界歷程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制度──────§◎

◎§──────新生──────§◎

◎§──────瞭望──────§◎
長河盡頭
外界通路
RSS

* * * * *

* 成爲好朋友 *



* * * * *
異世界雜訊
●主萌:失序、瀕死、幻想世界。

●與社會有斷層的惡狼一枚,生活在異世界中。

●林北不是神經病,只是不小心撿到證明而已。

●教授說:『要騙人。』

●『馴養我吧...』老爺說。雖然這將使他感到哀傷與恐懼。

●老爺非聖人,基本上能想到的髒話他都會說,不管你想不想看到。

羔羊
副熱帶低氣壓
◎§──────輕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