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橋》

忘記是國中還是高中作文了(巴)

華仔說都沒更新所以誒...
這大概算更舊吧(思)

-----------------------------------------------

那盞燈亮著,在那老舊破爛但卻繃得挺緊的粗繩子的盡頭。燈下那灰白色的美麗連身裙飄著,被從山崖下吹上來的風拍成美麗的波浪,透著昏黃的燈光,有些半透明的。她站在那裡笑著,用我再熟悉不過的面孔......



小時候我們二人總是玩在一起,我和隔壁家的小女生花兒。

村子很小,就在山崖的旁邊,山崖邊掛了一條吊橋,那條吊橋有點兒破爛,有點兒醜,又總是被大霧給包圍著看不到盡頭,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那條吊橋的對面,就是人人嚮往的大都市了。

我們二人常坐在橋邊的那棵老樹上天馬行空的猜想著大都市的華麗美好,想著大都市,裡面有很高很高的房子,有很多很多的人,有很漂亮很漂亮的衣服,有跑得很快很快的車子,有很多很多好玩有趣的事情...但是那個崖實在是太大太深,從崖下吹上來的風冷的好像會把骨頭給刺穿,我們這二個不太聽話的野小孩是怎麼樣也鼓不起勇氣走過去。


還記得每年到了生日那天,我們都會跑到大樹上對著橋的對面大喊著心中的願望,好像只要到了大都市裡一切就都會實現一樣。而且就算不說出口,我們也都知道,二人心中一直以來的願望就是要到大都市裡闖蕩一番,所以我們約好了,總有一天,我們一定要一起牽著手走過去。


在我們15歲的那一年,發生了一件改變一切的大事:村長爺爺的兒子回來了。那個在我們出生以前就走過了那條吊橋到大都市去闖蕩的村長爺爺自豪的兒子。

他帶回來一個很漂亮的女人和一個大我們二歲的兒子,每個人都穿著看起來很貴的衣服,女人的耳朵和頸子上還戴著亮晶晶像月亮一樣的小石頭。村長爺爺很高興的辦了歡迎的喜宴,讓他的兒子、媳婦和孫子亮相給全村的人看。感覺就好像在炫耀一般,看的我們是又羨慕又嫉妒的。


自從他們回來後,幾乎全村的人都會不定時到村長爺爺家裡報到,就是為了多看一眼大都市的氣息,多感受一下大都市的味道。我和花兒這二個嚮往大都市15年的小鬼頭當然也跟著去湊熱鬧,也似乎理所當然的和村長爺爺的孫子玩在一起了...


村長爺爺的孫子叫偉傑,他說那是偉大的豪傑的意思,總有一天一定會成為頂天立地的男子漢。這樣一解釋,不由得讓我和花兒一陣的崇拜,也越來越嚮往著大都市。

偉傑很大方,對所有人都很好,尤其是對花兒,他說花代表美麗,花兒是個美麗的女孩子,所以他送給花兒和他媽媽頸子上戴的一樣的石頭,他說那是一種叫作珍珠的東西,他還在上面穿了一條金色的線讓花兒也可以戴在頸子上。花兒高興的又叫又跳的,漸漸的,她越來越喜歡往村長爺爺家跑了,而且每次都可以帶回一些大都市裡才有的東西。


花兒生日的那天,我仍舊和以往一樣坐在橋邊的大樹上等著她,我們約好要在這裡說出心裡的願望的。風好大卻吹不散那滯留在崖裡的霧,我坐在那裡發著抖一直到月亮都升上了天頂,花兒還是沒有來。從村裡傳來的隱隱約約的笑鬧聲,我知道那是花兒和偉傑的聲音......


村長爺爺的兒子待了二個月左右,便準備要回去了,偉傑說那是因為學校要開始上課了,他還和花兒約好說,等到過年他們還會再回來,到時候會再帶更多更漂亮的禮物來給她。


在他們走後到過年的那段時間裡,我和花兒也和以前一樣每天都坐在大樹上猜著大都市的樣子,只是花兒的話題總是圍繞著和她約好說過年還會再回來的偉傑,看她說的興奮不已的樣子也不忍心打斷她,而我也注意到花兒不管到哪兒都一直戴著偉傑送他的珍珠,比我以往送她的任何一個禮物都還要久,還要更喜愛。


幾個月後,偉傑就在花兒的期待和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複雜心情下回來了,當然也帶了他和花兒約定好的禮物,那是一個戴在手指上的小圈圈,圈圈上鑲著一個切成好幾個邊的很漂亮的玻璃珠。

花兒和偉傑又整天都膩在一起玩了,漸漸的,花兒不再找我了,也不再和我一起爬樹了,本來有點擠的樹幹,少了花兒後卻變的很空、很空。


幾個禮拜後,偉傑他們要回到大都市裡去了,他們要帶著村長爺爺一起走,好像是不打算再回來了。


他們要走的那天,我一早就坐在大樹上等著,看著那條陪伴我15年的吊橋,想著和我一起看著這條吊橋的花兒,想著我們一起說過的願望,想著,要是偉傑回去大都市裡了,花兒就會再和我一起坐在這棵樹的樹幹上,會再一起聊著大都市,再繼續天馬行空的想像著大都市的樣子,直到永遠、永遠。


天越來越暗,人聲也越來越近,是村長爺爺一家,花兒也在一旁,一群人說說笑笑的走來,快走吧,我在心裡想著,在等一會兒花兒就會再和我一起爬樹了,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走到了橋邊上了橋,突然間我的胸口好像被什麼東西給砸了一下那麼的悶、那麼的疼。為什麼,花兒怎麼會在橋上?


腦袋似乎再也轉不動似的想起一陣嗡嗡聲響,花兒甚至連抬頭看一眼樹上的我都沒有,也沒有回頭看一眼我們住了15年的小村子,就這麼頭也不回的走上了橋,絲毫沒有任何的猶豫和不安,就這麼樣的走了過去。我跳下了樹,衝向那橋,想把花兒帶回來,但我卻在橋的邊緣定住了,準備要過橋而舉起的右腳因為顫抖而動彈不得,今天是我的生日啊,我們明明約好要每次生日都要在樹上說出心中的願望的啊。
我看著橋,看著橋上不曾回頭的花兒的背影,顫抖的腳竟然後退了一步,我從沒像現在一般這麼的厭惡著這條吊橋,這條又破爛又醜陋的吊橋。


看著花兒一路走到橋的盡頭,我的心好像也有一部份就這麼的走了,被冷風一道道的劃開,我沒發現這天很反常的一點兒霧也沒有,我的眼中只剩下花兒迷濛的身影...



那盞燈亮著,在那老舊破爛但卻繃得挺緊的粗繩子的盡頭。燈下那灰白色的美麗連身裙飄著,被從山崖下吹上來的風拍成美麗的波浪,透著昏黃的燈光,有些半透明的。她站在那裡笑著,用我再熟悉不過的面孔......

題目 : 隨筆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老爺

月緹羚

Author:月緹羚
通訊方式

異世界歷程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制度──────§◎

◎§──────新生──────§◎

◎§──────瞭望──────§◎
長河盡頭
外界通路
RSS

* * * * *

* 成爲好朋友 *



* * * * *
異世界雜訊
●主萌:失序、瀕死、幻想世界。

●與社會有斷層的惡狼一枚,生活在異世界中。

●林北不是神經病,只是不小心撿到證明而已。

●教授說:『要騙人。』

●『馴養我吧...』老爺說。雖然這將使他感到哀傷與恐懼。

●老爺非聖人,基本上能想到的髒話他都會說,不管你想不想看到。

羔羊
副熱帶低氣壓
◎§──────輕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