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小米

下著毛毛雨的深夜裡,他停下車,從駕駛座走了下來。


那個縮成一團蹲在路旁的孩子驚恐的回頭,在肩膀被一隻溫暖的手搭住的時候,然後他發著抖站了起來,雙手以一種可笑的姿勢抓住自己夾在雙腿中間的尾巴。


被水打濕的頭髮將他的臉蓋住了一部份,要不是他眼底充滿了絕望和恐慌,這一幕看起來將會是非常情色。


他慢慢解下自己的圍巾,圈住了孩子過細的頸子,孩子絞緊的手指像要將尾巴擰斷似的洩露出內心的緊張,睜大的眼睛對視著,用靈魂在感受對方。


刻意的放慢了車速,雨滴密密的蓋在擋風玻璃上,像一層溫和的絨布包住了他們。男人感覺的出那孩子依然睜著那黑到幾乎看不見眼白的雙眼觀察著自己。


在旁邊有台快車衝過的時候,他轉頭看向自己的副駕駛座,那孩子的耳朵緊戒的隨著遠去的車子轉了半個圓,但眼睛動也沒動的還是對著自己。


夾在雙腿間的尾巴被臀部壓住,微微的翹起,而孩子的雙手已經捏著圍巾將凍紅的手指掐進了毛線裡。


當他從休息站拿著一條熱狗堡走回車上發現副駕駛座空無一物的時候確實有些失落,但他很快的發現那孩子沒有離開,只是把自己藏在座椅前方的小空間裡。


一關上車門,二隻尖尖的耳朵就從座椅下冒了出來,在黑暗中可以看到圓圓的眼睛反射著路燈盯著自己,或者熱狗堡。


「嗯~好香」男人咬了一口熱狗堡,然後在孩子的鼻子前晃了晃,孩子的鼻子很快的就上勾了,跟著香氣左右轉著頭。緩緩了開了一段路,「你不坐好我是不會給你吃的」男人說著又咬了一口,但旁邊卻沒有動靜。


「好吧,你大概聽不懂」男人靠路邊把車停下,再次將熱狗堡推到孩子的面前,孩子將上半身探了出來,然後就一點一點的被釣回了椅子上。「乖孩子」男人說,他可以感覺到孩子小心的咬著食物時呼出的熱氣吹在自己的手指上,男人分心的開著車,外面的雨已經停了,路面一片反光。


突然一個熱熱軟軟的東西碰著自己手指的時候,他的手臂緊張的抽了一下差點鬆開手中抓著的食物,「嘿,」原來是孩子側著臉在舔著他「繼續吃啊,你才吃了多少」。


孩子盯著他一會,然後用鼻子推了推食物,「這是買給你的」孩子歪著頭,「我說,這是..」突然孩子將手掌撐在男人的大腿上,傾向前舔了男人的嘴唇。


「天啊孩子,」男人在二手都沒辦法空出來的情況下失控的扭歪了車「你會害我們撞車!」。男人把車轉正後扭頭看著坐回自己位置的孩子「那樣很危險你知道嗎」,孩子仍然歪著頭看他。


「OK..OK..」男人笑了出來,吃掉剩下的食物。當他再把頭轉向旁邊時,發現孩子已經睡著了,綣起身子,半張臉埋進藍色的圍巾裡,尾巴從大腿外側繞了出來,蓋在縮著的腳指上。


「好孩子」男人嘴角上揚,輕輕的避開路面的石子。



看著青年一臉鐵青的胡亂移動吹風機風口,男人忍不住笑了出來。從二年前他來到家裡還是個小鬼頭的時候,就對吹風機的噪音深惡痛覺。不過這也不能怪他,在他來之前男人也不怎麼想在家裡準備吹風機。


『笑什麼』青年明顯努力的忍耐著不要發作。「你這樣吹耳朵後面永遠是濕的啦。」男人決定接手這件差事。『乾了乾了乾了到處都乾了!!』青年急忙甩著頭把吹風機扔的老遠。被青年頭髮上未乾的水滴甩了滿臉的男人撿起吹風機,帶著不容反抗的笑容將青年抓回板凳。


手指不輕不重的抓著耳後,青年很喜歡這樣的觸碰,要不是拿著吹風機就好了。男人看著青年一臉享受的瞇著眼睛,微微皺起的眉頭可愛的好笑。想起第一次幫他洗澡時他猙獰的表情,那時候在他小腿上咬的一口子現在想起還會有點痛。當時的小鬼現在已經願意忍耐著自己拿起吹風機荼毒自己感覺神經了,孩子長得真快,男人有點欣慰。


「好啦,」男人摸摸青年的頭順了順米白色的柔毛「小娜是不是在等你?」


看到男人收起吹風機,青年總算放鬆的回到冷淡的表情,但尾巴甩得像團棉花。男人懂他的青年,總是一臉看不出心情的撲克臉,但內心比誰都要激動。就算他對著外人冷冰冰的不討喜,回到家關上門又是一個跳來跳去的小可愛。


”阿米~~~~~" 門外另一個青年大叫著,他是隔壁大哥二年半前去寵物店抱回家的挪威納,大哥寵女兒便讓女兒取了名字,從此這個英俊壯碩(雖然小時候只是個肉球)的小伙子就叫做娜娜。


「去玩吧」男人打開門。
笑著看小米和小娜在草地上繞圈,然後一跳一跳的跑遠。

--EN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老爺

月緹羚

Author:月緹羚
通訊方式

異世界歷程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制度──────§◎

◎§──────新生──────§◎

◎§──────瞭望──────§◎
長河盡頭
外界通路
RSS

* * * * *

* 成爲好朋友 *



* * * * *
異世界雜訊
●主萌:失序、瀕死、幻想世界。

●與社會有斷層的惡狼一枚,生活在異世界中。

●林北不是神經病,只是不小心撿到證明而已。

●教授說:『要騙人。』

●『馴養我吧...』老爺說。雖然這將使他感到哀傷與恐懼。

●老爺非聖人,基本上能想到的髒話他都會說,不管你想不想看到。

羔羊
副熱帶低氣壓
◎§──────輕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