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後

  十年後,我再次走進那房間,雖然已經沒有任何一扇門能檔住我,但我還是在門外坐了一會,就如同之前他教我的,坐下等待是一種禮貌。


< I >

  六點半,房裡有些動靜,我抓了抓門,很輕的,連我自己都不確定是否有發出聲音。但不一會門就開了,「來。」我彷彿聽到他說,眼睛甚至沒有完全睜開,而或許這已經是種習慣。喜歡他稱讚我時的眼神,就算他很少用言語表達,但我感覺到的一切比他說出口的更多。

  剛進門就感覺到門板貼著我的尾巴闔上,他不愛開門,卻總是為了我的要求而開。還沒將他的樣子看清,他又很快的捲回被窩裡,想必他仍在夢裡。

  我用濕濕的鼻頭推了推他的手臂,他懶洋羊的將手掛在我肩上,再次的推了推他,於是他整個人翻了過來,用乾燥的鼻子碰了碰我的,然後我舔了他。


< II >

  他轉過頭將整張臉靠在我的頸側,這是他表達親密的方式,但我沒見過他對任何人這麼做。接著他緊緊的圈住我,用一種擠壓著情緒的力道,就算我知道自己現在已經不需要呼吸,也仍舊喘不過氣,那些他不向任何人表達的沉重寵溺。

  然後,他鬆開了手,任憑我再怎麼碰他,也不再反應。他的愛便是如此,而我花了很長的時間,仍無法不失落,那些來得猛烈,卻無法被確認的情感。不得不說,這是讓我感到不安的主因。除了他投擲而來的一切,其餘心思都無法被嗅出--就算我有最好的鼻子也是--我無法確定自己會不會永遠被愛,無法確定自己是否能永遠的被他留下。並非我害怕流浪,而是我害怕他心裡從來就沒有我。

  但,我從未流浪過,就算是現在。

  看著在廳堂一角的自己,感覺著,複雜。


< III >

  他總是用手指細細的描繪著我的輪廓,將指尖在我的骨肉上留連。他碰觸的是我,但也不是我。一直到後來我才知道,對他來說,我就是個裝滿了食物的,精雕細琢的碗,人們在意的是美食,而他在意的是留下來的事物。

  一次又一次,最後的,嗅聞這房間所有的氣味,屬於我的位置現在還是空著,總有一天,會有別人佔據它。我懂,而我也願意。因為我明白,屬於我的,我已經擁有。

  曾經,我為了這些東西吃醋,它們佔滿了房間所有的櫃子,這些沒有生命卻又充滿了生命氣息的封章。只要一翻開書本,我就消失了,全部的東西都消失了,世界裡什麼也不剩,只有他輕如薄羽又充斥滿盈的意念。於是,我與它們相看兩厭,有如發臭的蛋糕與光潔的刀子。

  一直到現在,我才第一次這麼靠近它們。

  細細的,深深的吸氣,感覺到書本的氣味充滿了我的胸腔--那個他曾經說過美好的地方--,我才知道自己有多想念他拍著我胸口的力道。平穩的力道在腔室裡迴盪,能讓我不由自主的急迫喘息逐漸放鬆。

  我知道我會想念他,很想念,很想念...


< IV >

  沒有關係的,我對自己說,這不會太難過,或許吧。

  沿著木製的櫃子慢慢地走,感覺那些高深莫測的溫度。滿布的紙張的氣息,它們溫和又不失堅定。

  我挺瞭解紙張,在我年紀還小並且對一切都很好奇的時候撕碎了不少,並撒了滿地像雪花鋪蓋了原野──縱使我不明白雪花。撇開事後疼了幾天的屁股外,這還蠻有趣的。而且他們的味道也不錯,就像太陽曬過的毛皮。

  有些聞起來輕巧,而有些很沉重。我見過他像朝聖似的跪在這裡,一本一本的摸著,用我最熟悉的方式,觸碰著好比易碎物。

  將腦袋探進每一個可能藏有秘密的細縫,溼潤的鼻子在書冊間被灰塵沾染,蒙上一層淡淡的斑灰,就在我退色淡白的鬍子上。

  要是之前,想必他是會生氣的推開我,但現在的我只想用力記住這一切,因為我知道我會很想他,很想他。

  而這並不是真的不會太難過。


< V >

這些書本聞起來,就像曾經被人愛不釋手的捧著,並且把自己的靈魂夾了幾片進去。聞起來,就像現在的我,因為我也承載了他的靈魂。互相的,彼此交換了一些生命。

轉身,我望著他,仍然在棉被裡緩緩的呼吸。離他很近,但還不夠,我走得更近了些,將腦袋擱在他的棉被上。他輕輕的動了動,不允許我的逾矩。但那又如何呢,我是條狗,可以任性一下的。

一次也沒有,我回想著,他從未讓我爬上他的床,我明白他有自己的規矩,就算他會和我一起捲縮在地上、沙發上,他依然有自己的空間。

過了一會,他慢慢的翻開被子,我將鼻子移到他的枕邊,一如既往的,總是對我的任性妥協。然後他趴著,看著我,睡眼矇矓的望進我的雙眼。

最後一次我看著他,然後,我閉上眼。

而他也是。

我們將彼此永遠記憶在心裡。



< END >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老爺

月緹羚

Author:月緹羚
通訊方式

異世界歷程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制度──────§◎

◎§──────新生──────§◎

◎§──────瞭望──────§◎
長河盡頭
外界通路
RSS

* * * * *

* 成爲好朋友 *



* * * * *
異世界雜訊
●主萌:失序、瀕死、幻想世界。

●與社會有斷層的惡狼一枚,生活在異世界中。

●林北不是神經病,只是不小心撿到證明而已。

●教授說:『要騙人。』

●『馴養我吧...』老爺說。雖然這將使他感到哀傷與恐懼。

●老爺非聖人,基本上能想到的髒話他都會說,不管你想不想看到。

羔羊
副熱帶低氣壓
◎§──────輕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