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請看著我,請跟我說話,請陪我玩。

那是一個白色的小村,大家都很善良,大家都對我很好。我記得每一個人,記得每塊土地,記得每一個遊戲時躲藏的空間。



少年非常孤單,忘了自己的名字,忘了自己在哪,忘了為什麼他這麼孤單。


在城市裡遊蕩,少年只記得夜晚,跟他擦身而過的路人,各個面色沉重又疲累,拖著步伐,在與夜色雷同的路上行走。互相的閃避對方的眼神,眼睛看著沒有目標的遠方,或是沒有希望的腳下。


他不停的走,走過一條又一條的街,越走越遠,直到太陽升起。


沒想過陽光這麼刺眼,因為不曾覺得珍貴。穿過淡淡的灰,白色的熱氣,光亮直直的照進少年的眼中。


路上的人們換了不同的面貌,大家急急的擦身而過,在路上小跑小跳,推開身邊的人,衝過一條又一條的斑馬線。人們的眼中有慌忙,有急燥。


少年在一旁的樹蔭下看著,想知道為什麼人們要這麼努力。他覺得孤單,覺得無趣。


在陽光下行走,沒有意料中的熱,吹來的風是淡淡的沙塵味。


影子漸漸的小,小到只能用自己的足跡踐踏。少年覺得心裡涼涼的,孤單的感覺像在夜晚中被腳步聲追趕,但回頭,卻什麼也沒有。


路又廣又長遠,少年站在世界的中心努力的想走到盡頭。


他看見了海,依然廣闊,是否只有找到盡頭才能知道自己不是一無所有。



夜晚城市中的警車串連成一線時,從高樓往下看就像一條游動的蛇。少年笑了,自己創造了存在感的感覺很滿足。


「最近為什麼一直出現這種奇怪的命案...」市警局的員警門在會議後悄聲的討論,茶水間的咖啡機已經空了,茶包也所剩無幾。


「原本以為是宗教儀式,但是卻沒有共通點。」
『有些手法蠻生疏的,感覺不像慣犯,而且地點也很分散。』
「太隨機了,有點像衝動犯罪。」
『可是已經二十多起了,這衝動也多得太過頭了。』


「一開始或許真的是衝動,你看第一位受害者,在沙灘上發現,沒有什麼明險外傷,要不是背後有個掌印,都要覺得是戲水意外了。」
『那時候還被當成仇殺呢。』
「在山上找到的那個也是,就腳踝上有個手印,除了那個,看起來就像失足。」


『前面的都挺單純的,但就是這樣的單純讓人覺得恐怖啊,就好像突然想開個玩笑,然後就出人命了。』
「而且還不停的發生。」
『上次那個死在枯山水裡的那個,一頭撞在假山上,沙子上除了一些亂七八糟的腳印外什麼也看不出來。』
「但那些腳印又不是成年人的,如果說真是孩子做的事,恐怕不容易有答案。」
『越純良的心思就越是黑啊。』


「二課的已經在追那些腳印了,聽說有找到些線索,但沒有確實證據前恐怕是不會公開。」
『要是真找到兇手務必留點時間給我啊。』
「這是肯定的,局長也想知道這些事怎麼來的。」
『說到這,前天那一個你怎麼看。』
「掀了皮的?」
『掀了皮的。』


「感覺他開始有點想法了,或是呢..」
『怎麼啦,變態起來了?』
「不,應該是想給我們一點訊息吧。」
『怎不寫個姓名住址,留言比較快啊。』
「得了吧你,最好是殺人犯還會打電話找你去玩咧。」
『也行啊,怎麼不,敢約我就去。』


「你們剛剛說的也沒錯啊,大部份的犯人都希望被人注意,打電話給警察鬧的也不少。」
『那掀皮搞不好是嫌我們遲鈍,要我們快點跟他玩了,所以給我們刺激一下。』
「所以你們就加油點啊,去把那孩子找出來,免得下次又出現更麻煩的刺激了。」
『還不確定是個孩子咧,真要是個孩子我肯定要崩潰,這世道...』
「賭你一把,崩潰了我請。」
『操。』



"好無聊"
"為什麼總是這麼冷呢"
"我說說話吧"
"你們在吃什麼啊"
"大嬸,記得我嗎"
"那個...你們..."
"跟我玩好嗎"
"別走啊..."


不遠處一群翹課的學生踢翻了垃圾桶,帶著孩子的母親匆匆的撇了一眼,趕緊抱著孩子跑了。


遠了點的地方,是個穿制服的,原本手中拿著的帽子很快的戴了起來,他吹了哨子,學生們拔腿就跑。


然後穿著制服的人追了上去。


為什麼人們只看得到罪惡呢?


少年看著奔跑的人,看著追逐的人,看著擦身而過的每一個人。大家的目光都被騷動吸引了,伸著手指著,開著口談著,側著身聽著。


原來,這個地方,只有成為污點,才會被重視。


於是他開始遊戲,推倒許多的桶子,打翻店家的商品,偷走學生的腳踏車,剪斷電話亭的線路。


"好有趣" 少年想著,他拔掉一片片綠葉,在大樓的花臺裡。
但是沒有人看著他。


他在流浪動物的身上塗押,但是沒有人看著他。


他在車子的鈑金上劃出刮痕,但是沒有人看著他。


直到,他在海邊推倒了一個路人。


人群聚集到了海攤上,警察在路人身邊拍照,在沙地上翻找,在人群中問話。
「你們有看到什麼人嗎?」


"需要更多,還要再更多..."
少年絆倒了山上的老人,推倒了沙上的先生,剪開了女士的外皮...


"他們在找我嗎"少年開心的看著自己的行動所引出的警察們,每一次警察都比上次更多了一些。他躲在附近的空樓裡向下望,笑了 "陪我玩"。



「二課都出去了?」
『這次不太妙,屍體是散的。』
「散...被肢解了?」
『上面限期了,不然不能交代啊,你看這麼多起了,非但沒找到人,線索還一一斷了線,屍體從小摔傷變成碎塊,真不能再糟了。』


「但這次我覺得應該有線了,二課那個小隊長你記得嗎?」
『二年前那個臥軌案對吧。』
「他觀察力真的好,自殺都能被他看出兇手,這次他整隊人都帶出去了,估計是有把握。」



那是一個白色的小村,大家都很善良,大家都對他很好。他看了每個人的面孔,走過每一塊土地,翻開每一個遊戲時躲藏的空間。


那是一個白色的小村,大家都很善良,大家都對少年很好。少年看著警察盤問每一個人,看著警察踏上每塊土地,看著警察翻找每一個遊戲時躲藏的空間。


「一定在這裡,」太陽打下來,在帽子下緣形成一片黑色的影子,蓋住了小隊長的一隻眼睛「分散尋找。」


隊上的人在小村裡散開,像水滴滲透了沙土。


少年悄悄的跟著小隊長,經過熟悉的巷弄,穿過熟悉的店家,走過熟悉的平房。


然後,小隊長在一個破敗的斷牆腳坐了下來,從口袋中拿出自己咬了二口的早餐,慢慢的咀嚼。


少年輕輕的坐在他身邊,肩膀離小隊長只有二公分。


少年非常孤單,忘了自己的名字。


"請看著我...請跟我說話...請陪我玩......"
少年抬起手蓋住自己傷心的雙眼,沒有溫度的掌手承接著燃燒殆盡的靈魂,又因太過沉重而從指縫間流下。
"請看著我...請看著我......"少年的聲音被滾燙的風吹散了"...請陪我玩"。


小隊長輕輕的嘆息,放下手中的紙袋,看著不遠處的土丘,眼淚從右側的眼角滑落。


"請陪我玩..."


---END---

tag : 殺人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老爺

月緹羚

Author:月緹羚
通訊方式

異世界歷程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制度──────§◎

◎§──────新生──────§◎

◎§──────瞭望──────§◎
長河盡頭
外界通路
RSS

* * * * *

* 成爲好朋友 *



* * * * *
異世界雜訊
●主萌:失序、瀕死、幻想世界。

●與社會有斷層的惡狼一枚,生活在異世界中。

●林北不是神經病,只是不小心撿到證明而已。

●教授說:『要騙人。』

●『馴養我吧...』老爺說。雖然這將使他感到哀傷與恐懼。

●老爺非聖人,基本上能想到的髒話他都會說,不管你想不想看到。

羔羊
副熱帶低氣壓
◎§──────輕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