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生吞活剝的賢人

王宮藏酒的陰冷地窖裡發現了啼哭的嬰兒,不知道是誰留下的,智者將他收留,並將自己此生所學教予他。


國家一直受到龍的襲擊,常常有人被龍抓走,因此人民生活在恐懼中,國王發起多次討伐未果,於是人民開始有提出獻祭的言論出現


普遍認為將公主獻祭給龍,可以平息龍的憤怒,以達到安樂


國王為此感到猶豫不決,公主在人民心中是神聖的存在,才會想藉由將公主獻祭以達到安撫龍怒的效果,但是國家只有一位公主,而國王也深愛自己的女兒


年老的智者在多年前已經死了,年輕的智者眼見自己的家在存亡之中,而心生擔憂。因為他不知道自己來自何方,所以將王國做為自己的家庭,繼承收留自己的智者的遺志,要保護自己長大的地方。


於是他對國王說,由他來裝扮成公主,獻祭給龍


國王認為不妥,若是被龍識破,引發更大的災難就不好了。但是國內獻祭的請願聲越來越高,國王如果繼續無視民心,恐怕會引發暴動


而公主從小和智者一同長大,雖然並沒有親密到有如血親,但仍然不願意看到對方犧牲


智者認為自己原本就是依附在國家之下的人,如果能將自己的生命回歸,奉獻給國家,對自己來說是最合適的結果。最後國王在內心煎熬之下,同意了智者的建議,將公主藏在地窖中,讓智者戴上假髮,穿上公主的衣服,由人民將他獻祭給龍。


龍在城牆外的平原上將智者抓走了,人民看著龍越飛越遠,流下了眼淚。或許是因為對公主的不捨,也或許是對和平安毅的祈求終於要實現。


智者被龍抓著飛越了以往從沒見過的國土,這是他第一次離開國家,第一次見識到城牆之外廣大的世界,這令他想起了老智者常常跟他說的故事,裡面有很多世界上發生的奇觀,很多他無法想像的面向。於是智者也哭了,不知道為了什麼,然後他唱起了歌,讚頌天地之美。


龍飛著,或許因為聽了智者的歌受感動而溫柔的拍著翅膀,最後他們在一片荒涼的亂石坑裡降落,龍叼著智者,鑽進其中一個相對較大的礦坑中


智者看四周,發現這似乎是在國土地圖邊緣的採石場,在老智者還活著的時候就已經荒廢許久


在洞窟內還有許多屍骨,已經腐爛,甚至有些已經剩下白骨


智者對屍體的完整感到疑惑,龍則是興味盎然的看著智者,並沒有要吃掉的意思。


於是智者開始跟龍說故事,那些從老智者那聽來的奇妙故事


龍不知道是否能聽懂,然後睡著了,鬆了一口氣的智者也睡著了。


龍有時候會離開,回來的時候帶著一些遠方的水果,原來龍是吃果子的,他帶回來的人並不是為了要吃


龍跟智者就一直這樣和平的相處,成為了朋友,有時候龍會帶著智者到景色美好的地方,似乎是感受到智者對探知世界的渴望


龍不再騷擾的國家,逐漸壯大起來,全國上下都相信這是獻祭所換來的平和,但以往的陰影也讓他們開始擔心,這樣的安逸是否有結束的一天。


於是國王開始串聯起四周的邦國,決定一舉將潛在的危機鏟除


一次在龍帶著智者前往的森林中,智者聽到了穿越的商隊提到國王的計劃


跟龍相處的日子,智者明白龍並不是殘忍,只是孤單,過去的生活讓智者能理解這樣的感覺,於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與龍產生了心靈的連繫


在巢穴內被細心擺放的屍骸,或許在龍的心中也是夢寐以求的同伴


想或許龍是無法在群國圍剿下生存的,於是智者讓龍在巢穴內等著,日夜不停的趕回自己的國家,希望能阻止國王將要發起的討伐


當智者回到國門時,軍隊已經集合在廣場上了,智者仍然將自己裝扮成當初他被獻祭時的樣子,他站在廣場的高台上,企圖說服國王沒有必要進行討伐


原本緊閉門窗的民眾從自己的家中走出,穿梭在軍隊的排列中,慢慢向廣場的高台集中


人們不相信公主仍然活著,認為這是一個使國家動蕩的陰謀,惡龍是妖女召來的詛咒。
人群中,不知從誰開始大喊著女巫必須被烈火焚燒,如同當時要求獻祭的聲浪,很快的群眾失去了理智,他們將智者架在枯木堆起的絞刑台上,高舉燃燒的火把,團團的包圍住


在一片火光奇異的氛圍裡,群眾緊密的能夠感受到鄰人的心跳,卻突然被一種莫名的情緒給感染,他們疑惑的看著觸手可及的女巫,似曾相識的臉上沒有恐懼,卻有著慈悲的擔憂。


智者憂心的看著群眾,心中滿是哀傷,雖然生命早已預支,卻不應該在這裡,以這樣的方式結束。眼前的人群將空氣壓縮的令人感到窒息,智者移開視線緩緩看向遠方的天空,發現自己的心念已經不在這裡,他所要保護的,縱然是個和平的世界,但已經不是原本他所以為的生命所該付出的真理。


先從情緒裡抽身出來的人大喊著扯住了智者被綑綁的腿,以人類原始的毀滅手段企圖除去眼前的威脅。人群的暴動像胡蜂被投入蟻窩,無數的手指湧上,摳抓著智者的皮肉,被點燃的枯木也沒能構成阻礙。


智者淡然的感受著刺痛從腿上傳來,像水流穿過石縫般鑽往身體其他地方,很快到來的是劇痛,然後慢慢成為冰冷的麻木。


不願把視線從廣闊的天空中移開,智者竟有點懷念正等著他的那僅僅看似兇殘但十分寂寞的朋友。
血染滿了眾人的舌頭,他們用牙齒扯下溫暖新鮮的外皮,仍在鼓動的血管連著肌肉被抽出,舔著濺到臉上的血漬。這在他們心中與惡魔交易的肉體是如此的美味,瘋狂的,他們在一片昏暗陰影中將巫女以自己的雙手獻祭了。


太過著迷的人群,沒有注意到智者最後的微笑和眼中的深意。


一片巨大的黑影籠蓋了整個廣場。

深沉的呼吸,悲慟的怒吼。

人們瞬間爆炸出的恐懼也無法沖散的,是空氣中滿溢的哀傷。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老爺

月緹羚

Author:月緹羚
通訊方式

異世界歷程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制度──────§◎

◎§──────新生──────§◎

◎§──────瞭望──────§◎
長河盡頭
外界通路
RSS

* * * * *

* 成爲好朋友 *



* * * * *
異世界雜訊
●主萌:失序、瀕死、幻想世界。

●與社會有斷層的惡狼一枚,生活在異世界中。

●林北不是神經病,只是不小心撿到證明而已。

●教授說:『要騙人。』

●『馴養我吧...』老爺說。雖然這將使他感到哀傷與恐懼。

●老爺非聖人,基本上能想到的髒話他都會說,不管你想不想看到。

羔羊
副熱帶低氣壓
◎§──────輕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