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忘了也無妨,我會記著

「沒了。」沮喪的晃著空藥盒,溼滑的地面讓他走動時如履薄冰。

『你是痛茫了還是吃傻了。』紀指著被忘在桌上的藥。
「原來還有啊。」羌子把藥粉倒進奶茶攪拌,想像著溶解的模樣「太好了。」

『這種幼兒式的吃法不會讓整杯都變苦嗎?』看著他墊著腳尖在廚房打轉,將杯子拿起又放下,重複著似乎是在猶豫什麼的動作,紀偷偷的笑了。觀察羌子是他生活中的樂趣之一。


用舌尖舔了表面溫度「會有奇怪的味道。」羌子小小啜了一口,很快的皺起眉頭「好燙,好酸,好甜。」說著伸手把櫃子上的糖罐往內推了推,好像這樣就可以把飲料裡過多的糖排除似的。

糖罐邊,斜靠著一個扁平的灰色小紙盒「之前有這個嗎?」放下冒煙的圓杯,羌子好奇的打開紙盒,湊近鼻尖聞了聞「火柴?」盯著間隙裡隱約可見的紙盒底部,用指甲勾出一支,僵硬的劃擦,像用粉筆在黑板上畫七大洲,失控的力道將細削的木籤折斷,翻落了扁盒,傾瀉落下如細雨的火柴,響音清脆又弱小。

火苗綴燃了地上的液體,火燄颼的一下竄出,引燃旁邊的塑膠袋和雜物,發出小樹枝被踩踏的嗶裂聲。

蜿蜒著舞動,火焰逐漸爬升,煙灰像滴入水裡的墨,溫度讓皮膚感到灼燒刺痛。突然他笑了,興奮感從胃部上方擠出,讓肺不住的輕顫喘息,雙腳的劇痛浸濕了骨節,然後是一陣冰冷。

羌子搖晃著身體往前靠「好...」被黑暗中伸出的手鉗住了肩膀。

"叮"

火燄像切換頻道一樣消失了。

「嗯?早安,阿紀。」羌子疑惑的看著地板。
『早,羌。』紀溫柔的笑著『烤箱在叫你囉。』


麵包很燙手,羌子用指尖捏著撥開了它,夾入切片的起司和藥。

『動物的餵藥方式?』紀貼在他身後,靠著他的耳朵呼吸。

麵包很香,很溫暖,羌子小心的捧著窩進沙發,將自己綣縮在正對電視的座位,腳指交疊緊扣,大口喝下奶茶,蓋下胃底的噁心感。紀坐在他的右側,靜靜的。

電視亮著,大燈卻沒有打亮,廣告不停輪播像永無止境,羌子的視線穿透了電視盯著後方的牆壁,慢慢吃完了自己的早餐。

狗在另一邊的沙發上假寐,不時瞇眼偷看。


「我家沒有人。」


『這是你家。』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老爺

月緹羚

Author:月緹羚
通訊方式

異世界歷程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制度──────§◎

◎§──────新生──────§◎

◎§──────瞭望──────§◎
長河盡頭
外界通路
RSS

* * * * *

* 成爲好朋友 *



* * * * *
異世界雜訊
●主萌:失序、瀕死、幻想世界。

●與社會有斷層的惡狼一枚,生活在異世界中。

●林北不是神經病,只是不小心撿到證明而已。

●教授說:『要騙人。』

●『馴養我吧...』老爺說。雖然這將使他感到哀傷與恐懼。

●老爺非聖人,基本上能想到的髒話他都會說,不管你想不想看到。

羔羊
副熱帶低氣壓
◎§──────輕風──────§◎